手机版
位置:筑能财经 > 经济 >

谋科创板上市 百济神州烧钱何时休

来源: | 2020-11-17 15:03:34

来源:北京商报 记者:姚倩

从纳斯达克到港交所,百济神州这次将目光瞄向了科创板。11月16日,百济神州发布公告称,公司拟科创板上市,预计将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若成功在科创板上市,百济神州将成为第一家在美股、港股和A股同时上市的创新药企。自2010年成立以来,百济神州累计融资额超40亿美元。与之相对的是,手握两款自主研发产品,公司仍在持续亏损。这样的“烧钱”模式也曾引发市场质疑,持续投入最终能否实现盈利还有待市场检验。

三地上市

百济神州或成为首家在三地上市的药企。11月16日,百济神州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批准可能发行人民币股份并将该等股份在科创板上市的初步建议,建议发行人民币股份预计将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

资本市场方面,百济神州此前已分别在纳斯达克和港交所上市。2016年2月,百济神州在美国上市。在港交所宣布新规之后,2018年7月27日,百济神州宣布赴港上市并公布募股发行计划;8月8日,百济神州正式登陆港交所。

百济神州回A早有迹象。7月13日,百济神州对外宣布,以每股14.2308美元,配售1.46亿新股,集资额约为20.8亿美元。根据瑞信银行提供的数据,这是全球范围由生物技术公司发行股票对外融资规模最大的一次,此次融资由百济神州现有股东和主要投资者共同参与,主要投资方有高瓴资本、Baker Brothers,以及安进。

百济神州首席财务官兼首席战略官梁恒彼时对媒体表示,正在积极考虑,并与有关部门协商回归A股市场。

针对公司此次上市事宜,百济神州相关负责人表示以公告内容为准。根据公告,经扣除发行开支后,百济神州所得款项的初步用途拟用于公司主营业务。截至目前,除公告所披露的建议发行人民币股份的初步建议及其他信息外,百济神州没有就发行人民币股份向中国相关监管机构作出任何申请。

截至11月16日收盘,百济神州港股报165港元/股,跌1.9%。

三年亏损百亿

作为一家全球性、商业阶段的生物科技公司,百济神州主要研究、开发、生产以及商业化创新性药物,公司营收来源主要分为创新药和授权合作药两部分。与大多数创新药研发企业一样,百济神州尚未实现盈利。

据不完全统计,2017-2019年,百济神州累计亏损17.12亿美元,约合112.59亿元人民币。在尚未有自己商业化产品前,百济神州的主要营收来源于与其他药企合作带来的产品收入和合作收入。2017年,百济神州拿到了新基公司旗下几款重要产品在中国的运营权,包括用于治疗晚期乳腺癌的ABRAXANE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瑞复美(来那度胺)和用于治疗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的维达莎(注射用阿扎胞苷)的销售以及在研产品CC-122的商业化任务。

2019年11月,百济神州宣布公司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泽布替尼以“突破性疗法”的身份“优先审评”获准在美上市,这也成为百济神州商业化的首款产品。当年12月,百济神州的抗PD-1抗体药物百泽安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今年6月,泽布替尼在国内获批上市。

目前,手握两款自主研发产品的百济神州仍处于亏损状态。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底,百济神州实现营收约2.08亿美元,同比下降43.78%;净亏损11.24亿美元。百济神州方面称,亏损的主要原因为临床试验费用和研发费用的显著上涨。

能否盈利

若此次在A股成功上市,百济神州的融资渠道无疑将进一步被拓宽。自2010年成立以来,百济神州累计募资达20亿美元,如2016-2018年分别在纳斯达克发起三轮定向增发,金额分别达2.12亿美元、1.75亿美元和8亿美元;2018年9月,百济神州在港股IPO,募资9.03亿美元。加之今年7月的20.8亿美元融资,百济神州累计融资额超40亿美元。

业内人士分析称,按公告说的建议发行人民币股份的规模,“给予发行的人民币股份不得超过紧接该等发行前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及本次建议发行人民币股份项下拟发行及配发的人民币股份数目之和的10%”,百济神州此次寻求科创板上市拟募资约190亿港元,约合160亿元人民币。

梁恒认为,这些融资资金能让公司尽快加大对新的产品和机会的投资,继续创造可持续性的竞争优势,继续领导行业的改变。今年7月,百济神州方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公司的临床研发团队已有1350多人,最主要的时间和成本都投入到临床开发的阶段。30项临床早期管线的药物中有8个是有全球权益的,目前有三四十项全球的临床试验在进行,其中有10项是全球的三期临床试验。

医药行业投资分析人士李顼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百济神州目前获批上市的两款产品均面临不同程度的竞争压力,其中泽布替尼海内外获批的适应症为套细胞淋巴瘤,该适应症新发患病人群较小,PD-1产品百泽安在进入医保后,价格会有大幅的下滑,进一步影响公司的营收和利润。依靠上述两款产品实现盈利不现实,百济神州只有不断推动更多药品上市。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百济神州的“烧钱”模式能否最终实现盈利还有待验证。2017-2019年,百济神州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69亿美元、6.79亿美元以及9.27亿美元,累计约合123亿元人民币。2019年9月,香港J Capital Research(美奇金)发布做空报告认为,百济神州研发人员的开支畸高。“这让我们确信,该公司在其九年历史上没有任何一种药物获批的情况下,要么存在极度浪费的行为,要么就是虚报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