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位置:筑能财经 > 滚动 >

长信基金安昀已向诺安成长蔡嵩松道歉

来源: | 2020-09-15 16:59:44

长信基金副总经理安昀公开diss诺安成长基金经理蔡嵩松一事,仍在继续发酵。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安昀已经向蔡嵩松道了歉,蔡嵩松接受了道歉,双方此前并不存在矛盾冲突。

虽然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但众多基民和行业内人士的讨论热度不减,分歧仍在加剧。

安副总公开吐槽“蔡博士”

近日,长信基金副总经理安昀在其管理的长信内需成长二季报中称,“最近听说一支硬核成长类产品,基金经理从业才三年,做投资仅一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且大部分规模是今年二季度流入的,该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我不禁陷入深思,虽不免有葡萄好酸之嫌,但是这样真的好吗?从历史统计可以清楚看到,投资股市的盈利分布也是遵从二八甚至一九原则,一定是很少部分人赚钱,绝大部分人埋单。很不幸的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极少数人。”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符合“成长类,从业三年,投资一年,全仓半导体”特征的基金经理,只有诺安基金的蔡嵩松。

说蔡嵩松是今年最红的基金经理并不为过,凭一己之力,近期四次送诺安基金上热搜,粉丝呢称其为“蔡博士”。

根据相关资料,2001年,年仅15岁的蔡嵩松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就读计算机专业。硕博阶段就读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专业主攻芯片设计。博士毕业后,25岁的蔡嵩松进入天津飞腾从事芯片设计与市场战略工作。2015年进入华泰证券从事计算机行业研究。2017年从卖方转买方进入诺安基金。

2019年2月,蔡蒿松开始管理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由于诺安成长去年净值大涨逾95%,吸引众多投资者申购。半年报显示,诺安成长上半年前十大重仓股均为半导体个股,包括圣邦股份、北方华创、卓胜微、兆易创新、韦尔股份、沪硅产业、三安光电、长电科技、中微公司、闻泰科技。

沪上某公募基金人士对记者说,诺安成长的投资组合前十大持仓超过了80%,“名义上是成长混合,本质上是半导体ETF,也并没有比其他半导体ETF表现优秀”。他表示,半导体ETF管理费才0.6%,而诺安成长收的是主动型基金的管理费1.5%,“安总为投资者提示风险,没什么错。”

诺安成长的净值变化大开大合。从年初到7月14日,涨幅约80%,列同类基金前列。但截至9月8日,年内收益率已跌至30.97%,同类排名中只属中上,9月7日当天净值更猛挫6.01%。不少投资者把炒短线的思路带入这只基金,各种高抛低吸。而在上述沪上公募人士看来,持有人热衷短线交易,或许与蔡嵩松管理的基金净值波动太大有关,归根结底是投资者教育不够。

涉事双方是否可以对赌?

站在蔡蒿松这方的业内人士也相当多。

“学芯片、研究芯片的,重仓芯片半导体有什么错?基金经理只要不违反基金合同,在投资范围内投资,都是合规的。”深圳某公募基金人士对记者表示,长信内需成长与诺安成长均是冠以“成长”标签的主动产品,在信披中公开批判同行是为了吸引眼球抢夺更多管理规模,还是有一说一做投资者教育,不好判断。

基金研究资深人士王群航也认为,“是对成长做均衡配置,还是对成长股中某一题材做投资集中,都属于基金经理自身投研能力和风格的体现,没有高低优劣之分,只有市场才能检验一个投资风格的适应程度。我坚决反对简单化批判基金产品和个人的行为。”

是否做好了投资者教育也是市场各方争辩焦点。上述深圳基金人士表示,蔡蒿松在公开场合多次提到自己集中配置的风格,持有人知道且认同这种风格。

记者注意到,蔡嵩松在媒体采访时多次提及:很多基金投消费行业或者食品饮料,这个行业的回撤相对较少,这是坚固的盾。但他希望成为锋利的矛,当行业机会到来时,力争给持有人带来丰厚的超额收益。“高波动是我投资风格的一部分,我希望我的投资人了解我的风格,然后和自己的需求、风险偏好去做匹配。无论是希望短期获取超额收益,还是长期看好半导体行业,都必须是能够承担一定风险的投资者。”

王群航则在自己的公号上写道:我突然有个想法,涉事双方的基金经理,是否可以对赌一下未来三年、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业绩呢?普通基民,可能会对短期业绩或喜或悲,情绪跌宕;专业人士,何必呢?如果你们敢打赌,我就各申购一些,持有,直到你们之中有一个人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