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位置:筑能财经 > 滚动 >

火腿肠“三国杀” 谁能走出价格战?

来源: | 2020-09-16 14:09:35

企业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近日,有消息称,在一份雨润的人事任命文件中,涉及多名双汇在职员工。在多年的“肉搏”中,位于火腿肠市场第一阵营的双汇、雨润、金锣的竞争不仅从未停止,且愈演愈烈。经过恶性价格战、“瘦肉精”“过期肉”等事件,双汇、雨润、金锣在送走了曾称霸一时的“春都”火腿肠后,俨然已形成三强争霸的局势。然而,对于这些头部玩家来说,三足鼎立并不是竞争的结尾,而是下一轮竞争的开始。

抢人大战

近日,有消息称,在雨润公司苏雨人政字(2020)41号任命文件中,共涉及9名双汇在职员工,均为双汇肉制品事业部各地办事处业务人员,由于雨润公司的任命文件在网上快速传播,有6名在职员工迫于压力向双汇提出辞职,另有3名员工明确表示不会离开双汇、拒绝到雨润任职。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分别联系采访了双汇和雨润,但截至记者发稿,双方均未予以回复。

业内普遍认为,此次雨润从双汇“挖人”,与今年8月初原双汇总裁游牧成为雨润肉类产业集团董事兼总裁不无关系。

这位曾在双汇摸爬滚打多年的行业老兵,于2001年进入双汇,2007年成为公司总经理。在2010-2013年,游牧曾带领团队创造了双汇史上的“黄金增长期”,营收规模跨过300亿元、400亿元大关。2017年12月,双汇进行人事调整,游牧降为副总裁,总裁由曾担任双汇发展生鲜品事业部总经理的马相杰接任。

2018年8月,双汇董事会通过董事换届决议,由万隆带领下的新一届董事会成立,其中并不包括游牧。与此同时,游牧从双汇离职。

“游牧离职,为雨润从双汇调人埋下了伏笔。从游牧曾担任的职务和经历来看,他不仅深谙中国肉类市场发展,同时熟悉竞争对手的成长路径。”战略定位专家、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称。

事实上,雨润也急需新高管履职。2015年,雨润董事长祝义财突然失联,随后被曝出南京检察机关对祝义财执行监视居住指定居所的强制措施,同年,祝义财辞去雨润董事长一职。2019年祝义财回归,同年4月,祝义财女儿祝媛成为雨润食品的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

“雨润的新CEO是从双汇挖去的,因此为了重振雨润业务,从自己熟悉的双汇体系挖人也是属于人之常情,但是作为友商和前东家,类似大规模私下挖人的行为还是有待商榷。”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竞争加剧

除了双汇和雨润的人才竞争,在市场上,加之金锣,三者的“火腿肠之争从未停歇过,而这不得不提到引进我国历史上第一条火腿肠生产线的“春都”。在上世纪90年代,我国火腿肠市场出现春都与双汇双雄争霸局势。为了进一步抢占市场,双方掀起了火腿肠价格战。

彼时,双方在不断调低火腿肠中猪肉成分的同时,也急剧压缩产品成本。火腿肠从1元降为5角钱时,引起消费者的质疑:“究竟是买的猪肉火腿肠,还是淀粉火腿肠。”

正当春都与双汇仍专注于价格战时,1996年金锣以质优价廉的产品定位突围,并保持连年翻番的高速增长。随后,1998年,双汇推出“双汇王中王火腿肠”,开始异军突起。而1994年才成立的雨润,跟风双汇和金锣推出火腿肠,但显然不是其对手。

栽了跟头的雨润开始布局低温肉制品。2011年,双汇陷入“瘦肉精”事件,短短半个月,销售额大跌15亿元。彼时,坊间还有消息称,雨润趁机挖走大量双汇的经销商。2012年,雨润被曝出疑掺“过期肉”。几番折腾下来,双方皆不好过。

数据显示,双汇在2010年营收净利同比增长超20%后,2011年,营收同比下滑1.32%,扣非净利润则大幅下滑55%。雨润则在2010年营收净利同比增长超五成后,在2011年股东应占溢利同比下滑超三成。2012年则营收、净利均出现大幅下滑。

经历过“瘦肉精”风波过后,双汇收购了史密斯菲尔德、参与竞购西班牙肉制品巨头Campofrio股权,和雨润、金锣在规模上进一步拉开距离。此外,双汇进一步挤压金锣。2017年5月,双汇针对金锣的“王中王”等产品发起诉讼,要求对方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2020年,金锣被判向双汇赔付120万元。

“同业竞争在国内属于正常现象,双汇在各个方面对其他两家的领先优势明显。”沈萌称,双汇在市场上的地位难以撼动,即使雨润和金锣采取一些非正常竞争手段也不会改变市场格局,所以长期来看,恶性竞争并不会持续。

各寻出路

经过恶性竞争后,三巨头也都各自进行转型升级。双汇业绩独占鳌头,但产品老化,亟须向年轻化转型。据了解,双汇制定了“稳高温、上低温、中式产品工业化”的产品战略。在高温肉制品领域,双汇加强开发高温食材化、“肉蛋奶菜粮”相结合的产品,向“进家庭、上餐桌”产品结构转型。在中式熟食产品的开发上培育拳头产品。

在此战略下,2020年,双汇推出八宝肠速食粥,宣布进军餐饮业和火热的植物蛋白领域。4月,双汇在线上推出植物素肉产品“吃豆人”,并且收购了多家拥有植物蛋白生产能力的企业。在品牌端,2020年初,双汇加快在年轻化的社交媒体布局,推出网红产品。

双汇需要年轻化升级,雨润最重要的是恢复元气。在市场层面,8月15日,雨润首家街道店在上海开业,同日,雨润批发零售中心也在无锡开业。雨润开始有针对性地整合线上线下渠道资源,逐步实现线上服务、线下体验和现代化物流三方深度融合,搭建起多方互利平台,推动雨润零售业态的革新升级。不过,雨润仍需要继续努力。2020年上半年,雨润收入75.36亿港元,同比增长1.95%;但仍亏损4.05亿港元,同比收窄9.3%。

作为曾经第三品牌的金锣,如今也超越了雨润,瞄准了健康领域。2018年,金锣推出了低脂香肠,并推出新型植物肉产品“素肉派”系列。对此,金锣方面称,肉制品板块的发展开拓出新增长点,可助力金锣冲击植物肉市场高地。对于未来发展情况,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金锣方面,但截至记者发稿,对方未予以回复。

在徐雄俊看来,由于自身发展阶段的不同,3家企业战略也有差异。即便选择的路径不同,但归根结底企业追求的是高利润。谁能在火腿肠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仍需要业绩检验。

对于未来发展,沈萌建议,三方都需要认真做好产品、把好质量关,最终仍是产品为王、质量为王、消费者为王的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