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位置:筑能财经 > 滚动 >

新乳业巨资收购隐忧 标的商标后遗症未除

来源: | 2021-01-11 14:51:39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吴鸣洲

先后认购现代牧业、寰美乳业股权后,新乳业又将目光瞄向了酸奶茶饮店。

1月5日晚间,新乳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自有资金收购茶饮品牌“一只酸奶牛”所属公司重庆瀚虹60%的股权,交易作价2.31亿元。

根据公告,上市公司与华昌明、伍元学、华自立及其控制的公司签署了《关于“一只酸奶牛”之投资合作协议》。协议约定,华昌明、伍元学、华自立将以合法形式拥有或实际控制的与“一只酸奶牛”品牌相关的资产以及业务资源置入成立的新公司重庆新牛瀚虹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重庆瀚虹”)。

1月6日,前一日涨停的新乳业开盘再次大涨。截至7日收盘,公司股价为21.12元,总市值为180.3亿元。

3年1.27亿

新乳业公告显示,“一只酸奶牛”创立至今约5年左右,以20-30岁女性白领为主要目标用户,主打“酸奶+”等差异化产品,现门店数量已逾千家,店铺主要集中在成都、重庆、西安等地。

《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除了西南等地,通过直营+加盟的经营模式,“一只酸奶牛”的门店已经拓展至江苏、广东、海南等地,热门产品包括酸奶紫米露、芒来芒去酸奶多等各种酸奶类饮品,单品价格约为15元左右。

与喜茶、乐乐茶等中高端奶茶店相比,一只酸奶牛的价格优势明显,因此已进驻了不少三四线城市。

据悉,2019年,“一只酸奶牛”品牌项下的营业收入约2.4亿元,模拟净利润约3500万元(未经审计)。

本次合作协议约定,自股权转让登记日所在月次月一日起至第三十六个月最后一日为业绩承诺期。未来三年,重庆瀚虹第一、二、三个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得低于3850万元、4235万元、4658万元,在业绩承诺期内累计净利润不低于12743万元。

而若重庆瀚虹在三年业绩承诺期内经审计的累计净利润超过1.27亿元,并在其他规定事项全部满足后,华昌明、伍元学、华自立有权选择要求新乳业对重庆瀚虹其余40%的股权全部进行收购。

对于本次股权收购,新乳业表示,这符合公司“鲜战略”发展方向,“一只酸奶牛”品牌所具有的“新客群、新场景、新消费”的年轻化属性,可赋能新乳业“三新战略”,有利于加强公司在终端渠道上的布局,拓宽私域流量入口,提升公司长期价值。

“商标后遗症”

虽然公司披露的信息不多,但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一只酸奶牛”或许长期苦于商标问题。

在成都开设第一家“一只酸奶牛”实体店不久后,2015年4月9日,成都离岸商务服务中心抢注了第16676428号“一只酸奶牛”商标(下称“商标A”),该商标于2017年9月28日被商标局准予注册。

2017年10月17日,华自立对上述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由于“商标代理机构除对其代理服务申请商标注册外,不得申请注册其他商标”,于是成都离岸商务服务中心变更了经营范围,2018年4月20日将上述商标转让于位于浙江省的自然人梁英。

2018年9月20日,因成都离岸商务服务中心申请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已构成《商标法》第十九条第四款所指情形,上述商标被予以无效宣告。

然而,商标抢注带来的后遗症却没有结束。

2017年8月16日,一只酸奶牛申请注册第25884887号“一只酸奶牛”商标(下称“商标B”),却被驳回了注册申请。

国家知识产权局表示,商标B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情形,商标A尚处于有效注册状态,构成商标B申请注册的在先障碍,所以驳回商标B的注册申请。

《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而一只酸奶牛认为,商标A已被提起无效宣告申请,本身不具有合法性,不应当构成商标B的注册障碍。于是,一只酸奶牛提起诉讼,请求法院撤销被诉决定并责令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决定。

不过,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均驳回了其诉讼请求。目前,一只酸奶牛又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了再审申请。

对于上诉商标诉讼问题会给公司带来的影响,记者致电董秘办并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仍未有回复。